<ruby id="nlppx"></ruby>

    <pre id="nlppx"><address id="nlppx"></address></pre>

      <ins id="nlppx"><span id="nlppx"></span></ins>

      <cite id="nlppx"></cite>

      <ins id="nlppx"></ins>

      <cite id="nlppx"><sub id="nlppx"><output id="nlppx"></output></sub></cite>
          <ins id="nlppx"><sub id="nlppx"></sub></in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nlppx"><mark id="nlppx"></mark>
        <em id="nlppx"><big id="nlppx"></big></em>

        <big id="nlppx"><menuitem id="nlppx"></menuitem></big>

        <big id="nlppx"></big>

        《瑯琊榜》劇情介紹

        《瑯琊榜》是由孔笙執導,海宴編劇,胡歌,劉濤,王凱,陳龍,黃維德,靳東等明星主演的劇情,電視劇。

        《瑯琊榜》的故事發(fā)生在十二年前,當時(shí)七萬(wàn)赤焰軍遭到奸人的陷害,導致全軍覆沒(méi),冤死在梅嶺上。唯有少帥林殊僥幸生還。十二年后,林殊改頭換面,化身為“麒麟才子”梅長(cháng)蘇(由胡歌飾演),并建立了江左盟。他以“瑯琊榜”第一才子的身份重返帝都。梅長(cháng)蘇背負著(zhù)血海深仇,暗中幫助昔日摯友靖王(由王凱飾演)在太子(由高鑫飾演)與譽(yù)王(由黃維德飾演)之間周旋。與此同時(shí),他也遇到了昔日的未婚妻——云南王郡主穆霓凰(由劉濤飾演),然而卻不能相見(jiàn)。梅長(cháng)蘇身體虛弱,但他以此為借口,為昭雪冤案,為振興河山,踏上了一條黑暗而驚心動(dòng)魄的奪嫡之路。

        《瑯琊榜》別名:NirvanainFire,ListofLangya,于2015-09-19在愛(ài)奇藝視頻首播,制片國家/地區為中國大陸,單集時(shí)長(cháng)45分鐘,總集數54集,語(yǔ)言對白普通話(huà),最新?tīng)顟B(tài)全54集。該電視劇評分9.4分,評分人數720658人。

        《瑯琊榜》演員表

        • 梅長(cháng)蘇

          胡歌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霓凰郡主

          劉濤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靖王

          王凱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譽(yù)王

          黃維德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言豫津

          郭曉然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蒙摯

          陳龍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飛流

          吳磊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夏冬

          張齡心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謝玉

          劉奕君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夏江

          王永泉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言闕

          王勁松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梁帝

          丁勇岱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秦般弱

          王鷗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藺晨

          靳東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高湛

          譚希和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太子

          高鑫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十三先生

          公方敏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言皇后

          方曉莉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謝弼

          匡牧野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越貴妃

          楊雨婷 飾演

           

        《瑯琊榜》評論

        同類(lèi)型電視劇

        《瑯琊榜》影評

        13953有用

        如今龍袍披在身,昔日梅郎不復還(想轉載請私信,不得私自轉載)!

        《瑯琊榜》電視劇劇情,是一部古裝劇,故事設定在十二年前,七萬(wàn)赤焰軍被奸人所害,導致全軍覆沒(méi),冤死在梅嶺,只有少帥林殊幸運地生還。十二年后,林殊改頭換面,化身為“麒麟才子”梅長(cháng)蘇(由胡歌飾演),并建立了江左盟,以“瑯琊榜”第一才子的身份重返帝都。梅長(cháng)蘇心懷深仇,暗中幫助昔日摯友靖王(由王凱飾演)在太子(由高鑫飾演)與譽(yù)王(由黃維德飾演)之間周旋,同時(shí)也遭遇到了他昔日的未婚妻——云南王郡主穆霓凰(由劉濤飾演),然而兩人卻不能相見(jiàn)。梅長(cháng)蘇以虛弱的身體為代價(jià),為昭雪冤案、為振興國家,踏上了一條黑暗而驚心動(dòng)魄的奪嫡之路。

        (歡迎約稿)

        創(chuàng )作是一個(gè)自圓其說(shuō)的過(guò)程

        《瑯琊榜》的成功不僅在于制作的精益求精,還在于其劇本在國產(chǎn)劇中,難得地將青春元素、通俗元素和正劇元素相結合。

        依照“戲曲敘事”的觀(guān)點(diǎn),創(chuàng )作總會(huì )摻和一定的非真實(shí)因素于文本中,因此作者所做的,不是讓文本多么具有真實(shí)性,而是如何讓非真實(shí)的因素使讀者信服。

        《瑯琊榜》的劇本雖然瑕疵頗多,但是可貴地看到了自圓其說(shuō)的精神。一些自圓其說(shuō)很好地彌補了劇本的不足。

        劇本的一大缺點(diǎn),就是開(kāi)頭對梅長(cháng)蘇的過(guò)去交代不足。僅僅用蒙太奇式的閃回鏡頭,閃回鏡頭中的林殊之生機勃勃與梅長(cháng)蘇的滿(mǎn)腹思慮很難對應。極端的性格落差顯然是單薄的,難以具有說(shuō)服性。但是接下來(lái)很多集,一次次通過(guò)梅長(cháng)蘇的舊友的對他的回憶,以及梅長(cháng)蘇兩次在靖王面前差點(diǎn)暴露自己。單薄過(guò)去被反反復復地渲染,而逐漸豐富。

        自圓其說(shuō)也有彌補作用。尤其在長(cháng)篇幅的具有傳奇性質(zhì)的作品中,作者建構的是一個(gè)繁雜的非真實(shí)世界。難免會(huì )為了推動(dòng)情節需要而產(chǎn)生漏洞。

        在具有武俠元素的作品中,主人公多是武力高強的人。但梅長(cháng)蘇偏偏弱柳扶風(fēng)。這就容易形成一個(gè)問(wèn)題,就是主人公罹難是該怎么辦。我暫且舉金庸先生的《鹿鼎記》來(lái)談。金庸先生的《鹿鼎記》里的韋小寶沒(méi)有武功,一旦他落難的時(shí)候,他的七個(gè)夫人、天地會(huì )的兄弟都可以幫他。一個(gè)沒(méi)有武功的主人公在危險面前存活率很低的,但有了上述人物,韋小寶的多次死里逃生也有了合理性。他的七個(gè)夫人、天地會(huì )的兄弟就是彌補他作為非習武之人設定的不足。

        同理,在《瑯琊榜》里,飛流也是對梅長(cháng)蘇人物設定的一種彌補。確保他每次死里逃生的合理性。如在懸鏡司的天牢里,夏春要殺死梅長(cháng)蘇時(shí)候,飛流趕過(guò)來(lái),救走了梅長(cháng)蘇。作為彌補的飛流也長(cháng)期處于一個(gè)簡(jiǎn)化的狀態(tài)。全劇沒(méi)有屬于他的具體情節,臺詞也只是簡(jiǎn)單的電報句。他大多隨著(zhù)梅長(cháng)蘇來(lái)而來(lái),隨著(zhù)梅長(cháng)蘇去而去。因為一旦對他的描述過(guò)于詳細,會(huì )嚴重地沖擊梅長(cháng)蘇的中心位置。

        彌補作用在劇中的另一個(gè)表現就是前后呼應。最長(cháng)的呼應莫過(guò)于埋了30多集伏筆的“怪獸”。為了讓聶鋒的出現不意外,因此在第十幾集的時(shí)候,就有一筆帶過(guò)士兵們捉“怪獸”的情節。直到發(fā)現聶鋒的前一集,也提到了“一年多了,‘怪獸’還沒(méi)有捉到?!迸c最后捉到一只“怪獸”,并發(fā)現是“聶鋒”相呼應,使聶鋒的出現不會(huì )牽強。

        除了“怪獸”,劇本精心設計的呼應還有很多,都體現了劇本創(chuàng )作的認真細致精神。朝廷六部有三個(gè)是太子黨的,三個(gè)是譽(yù)王黨的。梅長(cháng)蘇用計讓兩邊鷸蚌相爭,而他有寫(xiě)有六部名稱(chēng)的六個(gè)木牌。每一個(gè)部門(mén)的尚書(shū)落馬時(shí)候,他會(huì )把寫(xiě)有該部門(mén)的木牌丟到炭火里燒掉。一個(gè)木牌的燒掉就象征一個(gè)部門(mén)尚書(shū)的結束。后來(lái),梅長(cháng)蘇斥罵身陷囹圄的譽(yù)王后,他拿起掛在譽(yù)王監獄前的一塊刻有譽(yù)王名字的紅色木牌,并將之背朝上地放下。木牌上譽(yù)王名字的掩蓋,和前面燒掉木牌相呼應。象征著(zhù)一個(gè)大敵人了結。

        自圓其說(shuō),在理性的文本結構上是彌補,而在感性的情感上則是共鳴。優(yōu)秀的作品即使觀(guān)眾明白這不是真的,但是仍然為之感動(dòng),與之共鳴。

        《瑯琊榜》的劇本安排了幾次高潮情節。如靖王要為赤焰軍平反,請梅長(cháng)蘇籌謀時(shí)候。梅長(cháng)蘇問(wèn)靖王:“殿下可知,皇上一旦知道你在查祁王舊案,定會(huì )招來(lái)無(wú)窮禍事?!本竿醮穑骸拔抑??!泵烽L(cháng)蘇問(wèn):“殿下可知,就算查清了來(lái)龍去脈,對殿下所謀之事,也毫無(wú)益處?!本竿醮穑骸拔抑??!泵烽L(cháng)蘇問(wèn):“只要皇上在位一日,就不會(huì )承認自己的錯誤?!本竿醮穑骸拔抑馈泵烽L(cháng)蘇問(wèn)道:“既然您都知道,還一定要查?”靖王道:“要查,我必須知道他們是如何含冤屈死,將來(lái)我登上皇位,才能一一為他們洗雪?!彼膯?wèn)四答后,梅長(cháng)蘇向靖王行跪拜大禮,并說(shuō):“蘇某必定竭盡全力,為殿下查明真相”。靖王為梅長(cháng)蘇的鞠躬盡瘁所感動(dòng),也為梅長(cháng)蘇行了一個(gè)跪拜大禮。

        四問(wèn)四答就像排比句一層層推動(dòng)起波瀾。并隨后皇宮中喪鐘響起,傳來(lái)太皇太后(最疼林殊的太奶奶)的死訊。而達到高潮。它讓我們感動(dòng)于主人公們的正義柔腸,同情于梅長(cháng)蘇在太奶奶臨死之前都不能見(jiàn)她老人家。

        《瑯琊榜》的成功也證明了,觀(guān)眾所喜歡的人物形象,不一定是或武藝高強或高冷或暖心的英俊男子(古裝言情的固定形式),也可以是一個(gè)手無(wú)縛雞之力的謀士。只要這個(gè)人物能讓觀(guān)眾們產(chǎn)生共鳴,就會(huì )引發(fā)觀(guān)眾的好感。生活經(jīng)驗告訴我們,人物沒(méi)有絕對完美或者絕對丑惡,但是卻有絕對“高雅如菊,邪惡如刀”的兩面人。梅長(cháng)蘇的極端隱忍和極端柔弱的二重性,讓之更富有生命力。

        梅長(cháng)蘇的形象具有勵志性,為七萬(wàn)冤魂報仇。如辛棄疾所寫(xiě):“將軍百戰聲名裂,向河梁,回首萬(wàn)里,故人長(cháng)絕?!彼簿哂斜瘎⌒?,正如一次他烤火時(shí)候不慎燙傷了手,他先是抽搐,然后不住地咳嗽,最后深深凝視著(zhù)發(fā)紅的雙手,嘆道:“我這雙手,也曾挽過(guò)弓,降過(guò)烈馬的。如今只能在這個(gè)詭異地獄里,攪弄風(fēng)云了?!鄙倌陼r(shí)代風(fēng)度翩翩,因為黑暗的政治斗爭而臥薪嘗膽。在陰暗的黨爭面前,只有玩弄權術(shù)。

        權謀總與不擇手段相關(guān)。

        但《瑯琊榜》的受眾是普通大眾,它需要和大眾們的三觀(guān)一致。大眾在情感上與之共鳴,梅長(cháng)蘇所輔佐的人要圣賢,所用權謀也應當“正當”。因此,首先,梅長(cháng)蘇向靖王毛遂自薦時(shí)候,靖王要求梅長(cháng)蘇為自己謀計時(shí)候不得傷及無(wú)辜,靖王符合賢王的標準;在平定寧國候后,皇上要帶著(zhù)南楚貴族去圍獵,梅長(cháng)蘇提議靖王帶自己的兵過(guò)去,也讓南楚人知道,我們大梁并非都是謝侯玩弄權術(shù)之輩 ;將譽(yù)王處死之時(shí),梅長(cháng)蘇等人用掉包計將懷了孕譽(yù)王妃救出監牢。這些細節,是再三強調,梅長(cháng)蘇不是個(gè)玩弄權術(shù)的陰險人物。他向靖王提議展示軍威時(shí)候,一臉慷慨激昂,猶然愛(ài)國的志士。竭力保護無(wú)辜之人,猶然仁義君子。

        梅長(cháng)蘇在答謝紀王救祁王遺腹子之命時(shí)候,紀王拍拍梅長(cháng)蘇的背笑道:“同是親生骨肉,何必爭個(gè)你死我活的?”這句話(huà),似乎紀王看出了梅長(cháng)蘇是當年的林殊,又似乎不是。留著(zhù)觀(guān)眾們去回味。更說(shuō)明了此劇理念上,不是在吹捧權謀,而是在批判權謀。

        林殊的歸來(lái),胡歌的歸來(lái)

        網(wǎng)友墨雨培茗將主演胡歌十年前在《仙劍奇俠傳》飾演的李逍遙和十年后的這部《瑯琊榜》中的梅長(cháng)蘇剪輯起來(lái)。十年前的青澀、陽(yáng)光,十年后的隱忍和內斂。巧妙的剪輯讓兩個(gè)角色隔著(zhù)時(shí)空對話(huà),遙遠的時(shí)光變遷感染著(zhù)我,最后我選擇了追劇。

        毫不夸張的說(shuō),正如還珠格格選對了趙薇,六小齡童之后再無(wú)孫悟空。胡歌也是梅長(cháng)蘇的不二人選。

        十二年前鮮衣怒馬,風(fēng)度翩翩,十二年后滿(mǎn)懷滄桑,命如燈油。劇情只是細講十二年后的復仇,十二年前的劇情單薄而使人物性格質(zhì)變得有些牽強。但是胡歌的演繹很好地彌補了不足。

        無(wú)疑胡歌是飾演梅長(cháng)蘇的最佳人選。他在風(fēng)華正茂的22歲,靠著(zhù)《仙劍奇俠傳》一舉成名,現在的剛大紅大紫的明星飽受誣陷和詬病,他出道時(shí)候網(wǎng)絡(luò )輿論沒(méi)現在厲害。他的成名路,鋪滿(mǎn)了鮮花。

        再后來(lái),胡歌出了車(chē)禍,右臉受了傷,做了手術(shù),眼睛已經(jīng)徹底失神,用特寫(xiě)鏡頭還可以看到隱隱的傷疤。在這明星到處走秀和代言的年代,他淡出了銀幕,而轉身于劇場(chǎng)。演了白先勇、賴(lài)聲川等人的話(huà)劇。當紅明星出現了一波又一波,他仿佛被洪流淹沒(méi)。

        在《瑯琊榜》里,林殊以梅長(cháng)蘇的身份回京復仇,而演員胡歌用梅長(cháng)蘇重返銀幕。十年前的李逍遙年輕活潑,眼神撲閃,聲音響亮。十年后的梅長(cháng)蘇的聲音沒(méi)有力度,卻有分量;眼睛沒(méi)有精神,卻凝重。劇多用對稱(chēng)式構圖,他位于鏡頭正中間,緩緩地向前走。他說(shuō):“我活著(zhù),就不會(huì )白白地活著(zhù)?!笔昵暗牧质饩褪抢铄羞b,十年后的梅長(cháng)蘇就是胡歌。在這個(gè)精益求精的劇組里,行著(zhù)繁瑣的禮節,說(shuō)著(zhù)拗口的臺詞,絲毫沒(méi)有了李逍遙的痕跡。人們總會(huì )對經(jīng)歷災害的人抱以同情,而且,今年胡歌三十三歲了,而立之年。正如序幕中的蝶從蠶蛹中破出。它象征著(zhù)少年林殊的人性蛻變,也是胡歌的演技蛻變。

        胡歌把梅長(cháng)蘇的隱忍把握的到位。除了和飾演謝侯的劉奕君現實(shí)對戲時(shí)略顯薄弱,劇中幾場(chǎng)關(guān)鍵戲都拿捏得很準。如與霓凰相認,霓凰是酣暢淋漓,梅長(cháng)蘇是極力克制到無(wú)法控制。當不慎說(shuō)出林殊名字,被霓凰發(fā)現。他把臉拉長(cháng)著(zhù),想掩藏,卻掩藏不住悲傷的思緒。被識破的時(shí)候眼睛一絲惶恐被無(wú)限地竭力隱藏,到最后抑制不住,哭得鼻涕都出來(lái)了。不同于某些一線(xiàn)演員,在所有劇里,演哭戲,演來(lái)演去都是一個(gè)最美角度的表情。

        如今龍袍披在身,昔日梅郎不復還

        終于完結了,二七天宛如一場(chǎng)夢(mèng)。不倫是觀(guān)眾,還是演員。

        《瑯琊榜》終究是個(gè)傳奇,里面的正派多是正義凜然,朋友間講義氣,肝膽相照。而現實(shí)卻復雜得多。劇終究是要更新完的,就像在酷熱的夏日,把頭埋倒水里解暑,終究是要抬頭,仍受到現實(shí)太陽(yáng)的考曬。

        我們何其不幸,生活在瑣碎的、復雜的社會(huì )里。僅僅是浩浩歷史長(cháng)河中的一滴,過(guò)著(zhù)麻木不仁的生活。我們羨慕這些把現實(shí)中的繁瑣過(guò)濾掉的傳奇故事,羨慕他們一生的轟轟烈烈。我們又何其幸運,一生平平穩穩,不會(huì )遭受像赤焰軍那樣的大難,不會(huì )遭受寒毒之痛。

        故事終究是要結束的,我們從水中把頭抬起,準備忙碌柴米油鹽醬醋茶;演員們脫下戲服,準備忙碌于演藝圈和娛樂(lè )圈的燈紅酒綠。胡歌像梅長(cháng)蘇,但他終究不能像梅長(cháng)蘇那樣生活,因為他走出影棚,是和我們一樣的普通人。

        我很多年不追劇,唯獨這一次癡迷不已。這不僅僅是難得的一次改編大于原著(zhù),更是國劇難得的將青春元素和正劇元素如此巧妙地融合、全體演員如此到位、每一幀鏡頭都可以成為精美劇照、制作細節把握得如此之精確。這是一場(chǎng)國劇的圣典。

        即使早已知道結局,但是看到林殊的死還是深深地震撼,就像我們知道了親人終究會(huì )離開(kāi)我們,但到了生死訣別那一刻,仍然忍不住痛惜。

        如今龍袍披在身,昔日梅郎不復還。

        再見(jiàn)了梅長(cháng)蘇,再見(jiàn)了胡歌。

        https://www.douban.com/doubanapp/dispatch?uri=/note/745904069/(胡歌在《南方車(chē)站的聚會(huì )》中演得如何?)

        《慶余年》

        逐集逐集地精細梳理《美人心計》里的bug

        Sitemap冀ICP備15003424號

        Copyright ? 2020-2024 www.evev77.com [天龍影院]

        電影

        劇集

        綜藝

        動(dòng)漫

        統計代碼
        午夜国产在线,成人午夜视频免费看欧美,欧美午夜在线播放,午夜视频在线观看一区

          <ruby id="nlppx"></ruby>

          <pre id="nlppx"><address id="nlppx"></address></pre>

            <ins id="nlppx"><span id="nlppx"></span></ins>

            <cite id="nlppx"></cite>

            <ins id="nlppx"></ins>

            <cite id="nlppx"><sub id="nlppx"><output id="nlppx"></output></sub></cite>
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nlppx"><sub id="nlppx"></sub></ins>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nlppx"><mark id="nlppx"></mark>
              <em id="nlppx"><big id="nlppx"></big></em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nlppx"><menuitem id="nlppx"></menuitem></big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nlppx"></bi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