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uby id="nlppx"></ruby>

    <pre id="nlppx"><address id="nlppx"></address></pre>

      <ins id="nlppx"><span id="nlppx"></span></ins>

      <cite id="nlppx"></cite>

      <ins id="nlppx"></ins>

      <cite id="nlppx"><sub id="nlppx"><output id="nlppx"></output></sub></cite>
          <ins id="nlppx"><sub id="nlppx"></sub></in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nlppx"><mark id="nlppx"></mark>
        <em id="nlppx"><big id="nlppx"></big></em>

        <big id="nlppx"><menuitem id="nlppx"></menuitem></big>

        <big id="nlppx"></big>
        首頁(yè)動(dòng)漫游戲王:怪獸之決斗評分9.5分

        游戲王:怪獸之決斗

        導演:杉島邦久 笠井賢一 小野勝巳 細田雅弘 菱川直樹(shù) 又野弘道 渡邊正彥 武藤公春 北村真咲 南康宏 吉川浩司 松浦錠平 清水明 石田暢 山田徹 筱幸裕 高木茂樹(shù) 巖井隆央 廣島秀樹(shù) 久保太郎 編?。?/span>高橋和希 武上純希 前川淳 吉田伸 面出明美 早川正 鈴木康之 稻荷昭彥 彥久保雅博 

        主演:風(fēng)間俊介,津田健次郎更多

        年份:2000 類(lèi)型:動(dòng)畫(huà)  

        地區:日本 

        狀態(tài):全224集

        觀(guān)看地址

        《游戲王:怪獸之決斗》劇情介紹

        《游戲王:怪獸之決斗》是由杉島邦久,笠井賢一,小野勝巳,細田雅弘,菱川直樹(shù),又野弘道,渡邊正彥,武藤公春,北村真咲,南康宏,吉川浩司,松浦錠平,清水明,石田暢,山田徹,筱幸裕,高木茂樹(shù),巖井隆央,廣島秀樹(shù),久保太郎執導,高橋和希,武上純希,前川淳,吉田伸,面出明美,早川正,鈴木康之,稻荷昭彥,彥久保雅博編劇,風(fēng)間俊介,津田健次郎,高橋廣樹(shù),近藤等明星主演的動(dòng)畫(huà),動(dòng)漫。

        《游戲王-怪獸之決斗》改編自漫畫(huà)《游戲王》,于2000-2004年之間在東京電視臺播出。故事以漫畫(huà)劇情為主,但因為中途漫畫(huà)故事情節進(jìn)度跟不上,故加插大量漫畫(huà)沒(méi)有的劇情和人物。此舉為脫離“原作”獨立創(chuàng )作故事奠定下基礎?! Q斗者王國篇  一卷神秘的錄像帶,千年神器中千年眼的擁有者,貝卡斯·J·克羅佛多在錄像帶中使用黑暗決斗向武藤游戲挑戰,但武藤游戲卻因為時(shí)間終止而敗北,武藤雙六的靈魂也因此被千年眼的力量封印在靈魂封印卡中(漫畫(huà)版為貝卡斯寄給游戲的錄像帶),武藤游戲為了救回靈魂被囚禁的爺爺,與伙伴們前往決斗者王國找貝卡斯決斗,與互信的伙伴們以及心中的另一個(gè)自己并肩作戰?! 鸲烦鞘星捌 Q斗者王國一戰結束,武藤游戲的知名度瞬間上升,神秘的埃及石板來(lái)到日本展覽,牽扯出千年神器的秘密、三千年前的戰斗、三張神之卡,還有隱藏在千年積木中的無(wú)名法老王的記憶,海馬瀨人在一個(gè)機緣下得到了神之卡的其中一張: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,而他為了得到剩余的二張神之卡,在童實(shí)野市舉辦了戰斗城市大賽,并且以賭牌當作規則,同時(shí)新的次世代決斗盤(pán)也跟著(zhù)亮相,而武藤游戲為了尋找心中的另一個(gè)自己的記憶,也就是無(wú)名法老王的記憶,必須搜集三張神之卡,也參加了這場(chǎng)大賽,各路好手為了搜集六張拼圖卡,得到最后的參賽權,紛紛展開(kāi)決斗;神秘的古魯斯集團派出的蕾雅卡獵人也參雜其中?! ∧藖喥▌?dòng)畫(huà)原創(chuàng ))  戰斗飛行船行駛人工島的途中,飛行船系統卻遭受到外來(lái)的入侵改寫(xiě)了系統,因而改變了航線(xiàn),阻擋在武藤游戲等人面前的這個(gè)巨大機動(dòng)要塞究竟是什么?而又出現了神秘的人,自稱(chēng)是“五巨頭”,他們還要武藤游戲等人的身體,一場(chǎng)賭上各人性命的決斗,而他們又發(fā)現五大老的頭,叫乃亞的小孩,卻是剛三郎(海馬的養父)的兒子??!一場(chǎng)大戰即將展開(kāi)?! 鸲烦鞘泻笃 鸲烦鞘凶罱K決戰開(kāi)始,每個(gè)決斗者都各自有戰斗的理由,城之內為了成為真正的決斗者、救出被馬利克進(jìn)行黑暗游戲懲罰的孔雀舞,海馬為了與宿敵游戲決斗、為了鏟除可惡的古魯斯首腦并得到太陽(yáng)神、為了完成海馬樂(lè )園的夢(mèng)想,游戲為了實(shí)現與城之內的諾言、與海馬宿命的對決、救出被暗馬利克施予黑暗游戲懲罰的人們、更為了自己遺失的記憶,他向馬利克宣戰?! 《喱斊▌?dòng)畫(huà)原創(chuàng ))  戰斗城市結束后,武藤游戲遭受到了不知名力量的阻擋,而三張神之卡也被名為多瑪三劍客的人搶走,這個(gè)神秘的多瑪組織搶走神之卡的目的究竟是什么,神秘的卡片——“奧利哈剛的結界”擁有的黑暗能量,又會(huì )帶給使用這張卡片的人什么樣的改變;黑魔導女孩從精靈的世界降臨,向武藤游戲請求援助,人類(lèi)世界與精靈世界的命運會(huì )如何,無(wú)名的傳說(shuō)之龍又會(huì )怎么樣的幫助游戲等人?! 『qR集團大賽篇(動(dòng)畫(huà)原創(chuàng ))  多瑪事件結束后,武藤游戲和同伴因沒(méi)錢(qián)回不到日本,無(wú)奈之下請求海馬公司,卻陰差陽(yáng)錯的參加了海馬集團為維護聲譽(yù)的比賽。全世界的決斗者聚集在這,一場(chǎng)別開(kāi)生面的比賽就此展開(kāi)?! ⊥踔洃浧 榱藢ふ壹乃拊谇攴e木中無(wú)名法老王靈魂的真實(shí)姓名與記憶,武藤游戲與朋友們踏上了埃及之旅,在記憶石板的背后,解開(kāi)了無(wú)名法老王的過(guò)去記憶,暗貘良也趁此時(shí)蠢蠢欲動(dòng),利用了千年智慧輪的黑暗力量,在千年積木內進(jìn)行了一場(chǎng)黑暗RPG,這場(chǎng)黑暗RPG游戲中,直接以無(wú)名法老王的記憶當作背景,暗游戲必須從這場(chǎng)黑暗游戲中找回自己的真實(shí)姓名、得知自己的過(guò)去,并且打敗大邪神佐克,再一次封印,否則大邪神佐克也會(huì )在現實(shí)世界中復活?! 」灿?24集。

        《游戲王:怪獸之決斗》別名:游戲王DM Y?-gi-?h Duel Monsters,于2000-04-18在閃電視頻首播,制片國家/地區為日本,單集時(shí)長(cháng)24分鐘,語(yǔ)言對白日語(yǔ),最新?tīng)顟B(tài)全224集。該動(dòng)漫評分9.5分,評分人數9899人。

        《游戲王:怪獸之決斗》演員表

        • 風(fēng)間俊介

          職業(yè): 演員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津田健次郎

          職業(yè): 演員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近藤孝行

          職業(yè): 配音,演員

           

        • 高橋廣樹(shù)

          職業(yè): 配音,演員,編劇

           

        《游戲王:怪獸之決斗》評論

        同類(lèi)型動(dòng)漫

        《游戲王:怪獸之決斗》影評

        93有用

        各自的道路

        這篇劇評可能有劇透

        “雖然我是絕對不會(huì )忘記他,但是我們已經(jīng)在各自的世界里,走上了自己的道路?!薄涮儆螒颉队螒蛲?0周年劇場(chǎng)版·次元之暗面》 我一直認為《DM》是一部很有哲理的作品。 仔細想想游戲與阿圖姆的相遇,本身便是一場(chǎng)被命運嘲弄的騙局——游戲的使命竟是親手將阿圖姆送回冥界,這其中的吊詭之處,杏子已經(jīng)幫觀(guān)眾說(shuō)了出來(lái):“另一個(gè)游戲,不,阿圖姆,光的另一邊是有你該回去的地方,這個(gè)我知道,我就算知道,但那道光對我們來(lái)說(shuō)只是和你分離的界限,我還是不清楚有什么意義!一直是同伴的你,突然要從我們身邊消失,我不明白這有什么意義!” 杏子不明白的是,如果一個(gè)人注定要消失,一份感情注定要終結,我們遇見(jiàn)這個(gè)人,和他發(fā)生聯(lián)系,信任他、尊敬他、愛(ài)慕他,甚至竭盡全力要記住他一輩子,這些有什么意義?這是一種幼稚的反思嗎?不是。就像我們同樣無(wú)法對這些問(wèn)題給出完美答案一樣:“既然人都會(huì )死,那么努力生活有什么意義?”“我深?lèi)?ài)著(zhù)我的父母,如何面對他們終將離我而去的事實(shí)?”“為什么年少時(shí)交心的朋友變得越來(lái)越疏遠,究竟是我做錯了,還是他做錯了?” 這些年來(lái),我逐漸認清一個(gè)事實(shí):所有人都討厭被忘記,追求永恒是人類(lèi)的本能,這種永恒不僅包括生命的限度,還包括人與人之間的關(guān)系——一旦建立起來(lái)并被良好維護,我們就傾向于永遠保持這份關(guān)系,是我的朋友就永遠是我的朋友,是我的父母就扶持我一輩子,是我的伴侶就請對彼此忠誠。如果這些既有關(guān)系破裂,一個(gè)人往往會(huì )懷疑自己、懷疑人生,無(wú)他,只是認識到“世上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,更有一分不足與外人言”而已,人生而孤獨。 游戲有城之內,有本田,有杏子,有爺爺,可是我相信,在失去阿圖姆的那些年里,他和所有沒(méi)能維護一份重要關(guān)系的人們一樣,很孤獨。這種孤獨,并不會(huì )時(shí)時(shí)刻刻縈繞在心間,他不一定時(shí)常想起,因為消失的人,往往會(huì )突然刺在活著(zhù)的人滾燙的血液里。前段日子我去了蘇州,在拙政園,一股突兀的清涼油味道穿破丹桂飄香的空氣來(lái)到我鼻間,我不知道誰(shuí)在用,但這是我故去的爺爺身上常有的味道,我以為我差不多快要忘記他不在我身邊這個(gè)事實(shí)了,可是那一刻,我知道,他又刺在我滾燙的血液里,叫我彷徨人群中不知所措。 每天清晨睡眼惺忪的穿衣服時(shí),游戲會(huì )不會(huì )想到曾經(jīng)阿圖姆說(shuō)過(guò):“aibo,多帶點(diǎn)銀飾吧,要是我的話(huà)還嫌太樸素了呢!”歡樂(lè )的回憶固然引人發(fā)笑,笑過(guò)之后,“這個(gè)人真的不在了,永遠也不回來(lái)了吧”,這份感觸會(huì )不會(huì )讓他心頭又沉重了幾許? 我試著(zhù)為游戲和阿圖姆找一個(gè)解,為這世上所有的永別找一個(gè)解。 高橋在結尾借城之內的口說(shuō)出了他的解:“杏子,不明白也不要緊,就因為不明白,所以拼死把他的事刻在腦子里,和他一起度過(guò)的時(shí)間,和他的回憶,絕對不會(huì )忘記的!” 這是一個(gè)簡(jiǎn)單直白的解,面對不可避免的永別,我們能做的唯一的事不正是不要遺忘嗎?一個(gè)人能死三次,第一次是他斷氣的時(shí)候,在生物學(xué)上他死了;第二次是他下葬的時(shí)候,人們來(lái)參加他的葬禮,懷念他的一生,然后在社會(huì )中他死了,不再有他的位置;第三次是最后一個(gè)記得他的人把他忘記的時(shí)候,那時(shí)候他才真的死了。從這個(gè)意義上來(lái)說(shuō),阿圖姆從來(lái)沒(méi)有真正死去,因為三千年來(lái),守墓一族承載著(zhù)王的記憶,大邪神追逐著(zhù)王的幻影,賽特為他制作了一塊有著(zhù)兩人共同回憶的石板——哪怕時(shí)過(guò)境遷,只要這塊石板不被損壞,這世上永遠會(huì )有人記著(zhù)阿圖姆。這樣一來(lái),游戲一干人的“銘記”便顯得無(wú)足輕重,看起來(lái)是為了給阿圖姆一個(gè)交代,實(shí)際上是面對已經(jīng)注定的命運,他們無(wú)能為力,只能用虛無(wú)縹緲的記憶給予自己一點(diǎn)安慰。這種解,出于直覺(jué),未經(jīng)深慮,難以避免的沾染上人類(lèi)面對命運時(shí)固有的悲劇色彩,顯得消極而強顏歡笑。 一直以來(lái),我都認為《DM》的結局缺了點(diǎn)什么,高橋明明說(shuō):“這是一個(gè)在光明中完結的故事?!笨稍诳赐杲Y局的那個(gè)暑假,我沒(méi)有感受到“光明”。當時(shí)年幼,無(wú)法像現在一樣將自己的感受組織成文字表述,可我知道,高橋沒(méi)有給我一個(gè)合適的解,這讓后來(lái)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里,我不愿談起《DM》,也不敢重看TV,我擔心又像十年前那樣陷入無(wú)助——和游戲一樣,阿圖姆的離開(kāi)讓深深喜愛(ài)他的我深受打擊;和杏子一樣,我無(wú)法理解他為什么要離開(kāi)。我試著(zhù)向周?chē)藢で蟠鸢?,他們都大大咧例的告訴我:“這是假的,在虛構的動(dòng)漫里尋找真實(shí),你莫不是腦子有坑?”沒(méi)錯,《DM》的一切都是虛構的,但是它提供的困局并不是虛假的,人怎么接受一份重要關(guān)系的變遷、破裂、消失? 可能是意識到當時(shí)給的答案過(guò)于倉促,今年上映的20周年劇場(chǎng)版,包攬了故事、人設、劇本的高橋再次給出了解,這次是借當事人游戲的口:“雖然我是絕對不會(huì )忘記他,但是我們已經(jīng)在各自的世界里,走上了自己的道路?!?很平淡的一句話(huà),如果對著(zhù)這行字念出來(lái),甚至連語(yǔ)氣都不會(huì )有起伏——游戲不再需要像20年前那樣撕心裂肺的說(shuō)出:“絕對不會(huì )忘記”了。高橋用一部雙主角且通篇都在描述友情的作品闡釋了一句話(huà):“路,是要一個(gè)人走的?!?曾經(jīng),有一個(gè)文弱的少年,他身高不高,家境平平,對女生的吸引力也很一般,為數不多能被人發(fā)現的優(yōu)點(diǎn)便是會(huì )玩很多游戲以及是個(gè)很溫柔的人,說(shuō)起理想,如果未來(lái)能成為一流的游戲玩家也很不錯呢。以前在論壇,有人便說(shuō),武藤游戲是個(gè)很普通的人,無(wú)論是誰(shuí),只要遇上阿圖姆,都能變得更好、更強大。事實(shí)上,阿圖姆又不是靈丹妙藥,專(zhuān)業(yè)拯救普通人三千年嗎?如果宿主不是游戲,換做海馬,可能和阿圖姆相處的這么融洽,變成絕對不會(huì )忘記的朋友嗎?這種說(shuō)法,既貶低了游戲,也貶低了阿圖姆。游戲是一塊被頑石包裹的美玉,表面平淡無(wú)奇,本質(zhì)價(jià)值連城,如果阿圖姆是一柄鋒利無(wú)比的劍,游戲當之無(wú)愧是收得起這把劍的劍鞘。而阿圖姆,是震碎頑石的一股強力,沒(méi)有阿圖姆,游戲不會(huì )如此快的在世人面前展現光彩。 游戲和阿圖姆是這世上最相配的一對,可是他們卻熬不到最后那次變更——分割他們的不是死亡,是命運。在這沉重的命運面前,游戲給出的回答是:愿你安息,我會(huì )帶著(zhù)你的饋贈,變成自己。每當我回首來(lái)時(shí)的路,總會(huì )看到兩種不同的足印,因為有你,我才走到了這里,我的存在,就是對你最好的紀念。在未知的世界里,生之流會(huì )和死之流匯合,到時(shí)候,所有的人都能見(jiàn)面。再次相遇,我會(huì )緊緊抱住你。 謝謝你把我變成如此好的一個(gè)我。

        Sitemap冀ICP備15003424號

        Copyright ? 2020-2024 www.evev77.com [天龍影院]

        電影

        劇集

        綜藝

        動(dòng)漫

        統計代碼
        午夜国产在线,成人午夜视频免费看欧美,欧美午夜在线播放,午夜视频在线观看一区

          <ruby id="nlppx"></ruby>

          <pre id="nlppx"><address id="nlppx"></address></pre>

            <ins id="nlppx"><span id="nlppx"></span></ins>

            <cite id="nlppx"></cite>

            <ins id="nlppx"></ins>

            <cite id="nlppx"><sub id="nlppx"><output id="nlppx"></output></sub></cite>
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nlppx"><sub id="nlppx"></sub></ins>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nlppx"><mark id="nlppx"></mark>
              <em id="nlppx"><big id="nlppx"></big></em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nlppx"><menuitem id="nlppx"></menuitem></big>

              <big id="nlppx"></big>